云胡

《默读》同人•梦到秋裤

*是车🚗(吧?)

*照旧,先放车头👇🏻

—正文—

“二喵!”费渡唤一声,手里的布老鼠应声而出,费二喵终于“嗖”一声跟着出了卧室。蹲守门边的骆一锅发生了什么也没看明白,但也怕错过什么好东西似的,随着二喵的步子跑过去。

卧室的门“砰”的一声,如愿关上了。随后门从里吱呀一响,像是闷声哼痛。

“嘶…疼。”将人抵在门上,几天没见的想念化为劈头盖脸的一通吻,骆闻舟的唇齿很快流连到费渡颀长白皙的脖颈,啃痛了费渡锁骨下面一点的皮肤。

和很多人认为的有些不一样,警察,尤其是刑警,工作范围不仅仅是所负责区域的治安,出差调取证据材料也是常有的事。前段时间费渡刚出完个商差,骆闻舟就又负公差出门。小半个月的“异地恋”让这两位血气方刚的青年念极了耳鬓厮磨的种种滋味儿。

可是……

“服劲儿!老夫老妻的了,供俩猫爷还天天给闹洞房。”骆闻舟愤愤不平,边捧住身前的人腾出嘴抱怨。

“二喵好像很黏我。”费渡随着骆闻舟亲昵的动作耸动,把头靠在骆闻舟肩上懒洋洋地道。
双手在骆闻舟背后慢悠悠地卷着骆闻舟的家居单衣。一边卷一边在袒露出的紧致健康的皮肤上摸,前后摸遍无死角。

“我也很黏你。” 骆闻舟含糊不清地回答,呼吸着费渡耳根处混着椰奶味沐浴露的甜蜜气息,声音是少有的软腻。

骆闻舟猴急,费渡不。因为他知道人是他的,夜也还长。

但他又生出点担心来:“把布老鼠丢给它俩……二喵不会挨欺负吧?”

“不会。”骆闻舟语气肯定,“骆一锅私下里对费二喵,比谁都…”
声音又埋没在亲吻里。

“比谁都亲?”

“比谁都怂。”
…………

【PS:①.👉🏻省略号内容(车)链接见评论👈
            ②.给大家拜个早年,新年快乐💋】

嘻嘻!换了个头像,神清气爽,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小发发了ovo

《默读》同人•他生气了请闭眼

一颗小小小小小甜🍬
短小而不失其ooc~!欧耶~!

————————分guo线ovo————————

“费渡!我再叫你最后一遍!”卧室里传来骆闻舟又一次的警告。

该警告暴躁程度满分,对费渡的震慑程度——
……咳咳。
费渡抬头看了眼钟表——分针堪堪卡在数字六之前。
他乖乖退了游戏,锁了屏幕,站起身往卧室去。
费渡深谙骆闻舟脾气——这位老大爷秉承事不过三的原则,过三了他就亲自来扛。

费渡悄没声地溜进卧室,正在抻床单的骆闻舟回头扫了一眼:“几点了?”
“十一点半。”认错第一招——问啥答啥,绝不添油加醋。
“你之前怎么答应我的?”
“就晚了半小时,我明天早睡就能补回来。”认错第二招——绝不理会对方追溯过往的死亡圈套,尽量积极地展望未来。
“身体上亏欠的是睡一晚上就能找补回来的吗?规律作息,锻炼身体,当初这么着答应我的是不是你?我跟你说…”
眼见骆闻舟要将他的即兴演讲式家庭教育渗透到睡前,费渡连忙搬出第三招:“哥,我错了。”
骆闻舟冷笑一声:“甭跟我来这套。”
他觉得自己的抗撒娇系统早已被费渡磨出了一层茧子,尚且自觉金刚不破,现在这个金刚不破之身终于铺好床,转过身:“你觉得我还吃你这套吗?你…”
转过头发现费渡已经自觉地绕到床的另一边,掀开被子上了床。
认错第四招——如果口头认错已经不足以说服,就要贯彻到实际行动,立刻,马上。
费渡抓着被角从被子里露出双眼看骆闻舟。
而该哥们依旧沉浸在“我很生气”的自我高潮之中,在地上叮叮咣咣地一通收拾,上床后还和费渡保持了一段做作的安全距离,歪头问费渡:“我关灯了啊。”

费渡:“……”

“别这么着看我,这么看我也没有睡前故事。”

听出骆闻舟话头已经开始柔软,费渡泊在弯弯眼尾的笑意晕开来,带着被子搂过去,把倚在床头准备关灯的骆闻舟巴拉下来,手伸长了越过骆闻舟关了灯,又复把怀里的人搂紧:“师兄,晚安,我好困。”
说着还乖巧地闭上了眼睛。

骆闻舟黑暗里打量了枕着自己肩膀的费渡片刻,心中一阵唏嘘——果然,对方的撒娇技能是会不定期更新的。

然后他抬起胳膊搂过去,抱着费渡在大床广袤的疆土上打了个滚,活像只撒泼耍赖的大骆一锅。
“晚安,宝贝儿。”他亲了一口费渡带着熟悉洗发水香的头发,觉得不够,又亲了一下:明天把游戏机交给我。”
“师兄你…”
“我什么我?我爱你!给我睡觉!”

—END—
Thx!

《默读》1987&1994

骆闻舟1987年生,费渡1994年生。

2009年,骆闻舟接了职业生涯里的第一起命案。
2009年,费渡死寂的童年终于裂开了一道缝。
2009年,他们相遇。

2016年,费渡一腔孤勇只身赴往最后的战役。2016年,骆闻舟在前辈倒下的地方扛起错综30年的遗案。
2016年,兵荒马乱中他们看了彼此一眼又一眼,七年里发生过的在激烈中柔软回响。他站在黑暗里摸索,他站在光里试探,手还是交握到一起。

2017年,一切终于尘埃落定。
2017年,他们说他们要永远在一起。

他们在另一个世界里阴差阳错又深刻地相遇,不知不觉中在彼此的托载中成长,小心珍重又契合无比地相爱,
截然不同的人生,相差甚久的年龄——
大概是这份注定的 躲不过 ,可以跨越一切 救赎灵魂的爱使我觉得安慰,我才会觉得这句话特别特别苏👇🏻

骆闻舟1987年生,费渡1994年生

我们生下来就为找到彼此,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他们的1987和1994,终会相遇[心]

Omg我发现我随便整的个头像和周冬雨的微博头像一样哎😶

他俩的You raise me up是互相的,
他们认识了七年,这七年他看着他长大,他也看着他长大。
费渡承载起骆闻舟宽厚的担当,骆闻舟给了费渡最后的希望。
怎么说,骆闻舟的人生是完美的,可就在最不羁的年纪出了个费渡这样的bug。
费渡的人生是完美的百分之百反义词,可偏偏照进来骆闻舟这样一束光。
他们反复琢磨,终成正果。
连这方面都这么契合,拼图式爱情——上帝让你来人间寻找爱人,就是让你来拼图吧。
平等又完美的爱,没有一直存在,但从最开始就已孕育,用皮皮的话来说就是“ 现如今想起来,那些旧事都像是一条穿在一起的金线,从记忆的重重黑雾中勾勒出了模糊的轮廓,照着他的从前和往后。 ”

照亮始终❤

【默读】文评向(?)

才不,主观臆断的瞎bibi(・・)→
关于我对《默读》为啥子叫“默读”的思考

1.如《默读》所言,如现实所见,社会上的罪恶总是朗读出声的,但总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踽踽前行,用默读的方式为所有期待寻找一份正义的交代。
这是正义的“默读”,以骆闻舟等人的刑侦破案故事线贯穿全文。

2.个人经历,童年创伤……将费渡的二十年变得独一无二,罩得严丝合缝。他也接受了自己大概生来注定做个怪物的想法。但费渡会在阴暗的地下室对自己进行严苛的“矫正”,会用最隐晦的方式对骆闻舟“撒泼打滚”,会不经意间不分尊卑地对身边的每一个人释放善意……他背负痛苦,也咀嚼着微薄的希望;他刮骨疗伤,他向光生长。
不管这有没有人在意,骆闻舟是看到了。
不管这费渡愿不愿意承认,他还是得到了那份匹配他的美好。
这个主题面对的是个体,是小我,是每个人——不管经历着多么无法理解的人生,哪怕结局仍是深渊,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也要抱个满怀走下去。
这样希望的“默读”,以费渡的个人经历这一故事线贯穿全文。

3.喜怒忧思悲恐惊。情感的宣泄是朗读,克制是默读。厄运来得没有道理,面对仇恨,是复制加倍地让这个世界同样毫无道理地偿还,还是以默读哀歌,用一个最公正的结局祭奠。
而这个社会,多么需要克制呢?
这个是对第二个主题的升级,由小我上升到社会。
这是情感的“默读”,以范思远等人和肖海洋等人截然不同的对比故事线贯穿全文。
—————————————————————
大概就这样。
番外一费渡渡瞎胡闹的检(情)讨(书),我也从这三方面理解——
【我心中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
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
滚烫的馨香漫过稻草人的胸膛
草扎的精神 从此万寿无疆】

这是他们心中从未泯灭的正义的花,这是费渡接受爱给予爱的花,这是我们每个人心中都可以开出的花

我觉得,这部小说既然起名叫“默读”,既然七十六万字可以凝在这两个字里,那它一定是正面的吧ovo
皮皮笔下传达给我这个读者的就是这样的美好。

啊 以上是多么主观臆断呢(/ω\)!

【默读•瞎bibi】

无用的bibi,不加tag了)

“骆队。”
“师兄。”
“老大爷。”
“哥。”
“闻舟。”
……
——费渡叫骆闻舟的每一个称呼语气仿佛都是句号。
明明心中一腔孤勇视死如归,却在这个人身上安放了自己的所有安定。
从绝望的心间到纷乱的世间,只笔直地开出一条路,平铺直叙地指向骆闻舟一个人。
但哪怕只有一个,也足够他极尽美好地活下去了。

“费总。”
“费爷。”
“费事儿。”
“费一锅。”
“费渡!”
……
——但觉得骆闻舟很多次叫费渡都是感叹号结尾。
孩子王 中二青年 刑侦队长 中国captain,从“少年意气强不羁”到可以扛起一切的宽厚担当。
只有一个人被交付了他的所有无措。
但他还是做到了,
you raise me up.

舟渡就是我的桃花源🌸

《默读》同人•补车

补车是番外三里“大仓鼠”骆闻舟叼走费渡的那辆🚕
一如既往的崩orz…依旧——在皮皮的伟大光环下尽情ooc~(瑟瑟发抖中)

放一个车头👇

“嘭!”
被扔到柔软床垫上的那一刻,费渡觉得自己被弹的有点懵。
可一瞬间麻木先于惊恐攀上了费渡的心头,无处不讲求风度的费总忧伤地发现,对于骆闻舟这种超乎自己对文明人的认知的,时常的,诉诸暴力的行为,已经趋于无感了。
但他还是把眉头皱起一个嫌弃的弧度:“师兄,你身上有汗…”
嘴上这么说,但心中飞快地做了个自我剖析,判定自己禽 兽属性明显大于洁癖。
手悬在在空中挑挑拣拣,还是搭在了欺身而上的骆闻舟紧绷的侧腰上。
刚运动完的肌肉手感真好,费渡想。
………………
【PS:1.👉省略号里内容(车)链接见评论👈
2.前文在番外三,鉴于皮皮已经把车发挥的很充分kkk…大家想不起来就请自行回顾一下吧】

《默读》同人•“叫妈”梗

一个hein普通hein无聊的梗...
1.写完后惊觉费总叫妈应该是在年后…(我自己掌嘴 叭!
2.文笔大…渣

在皮皮伟大的光环下尽情ooc~

-正文-

春节时的晴天,尽管阳光依旧冰凉,但照在人身上总归还是不一样的。
混着全民煎煮烹调扬起的油烟,逢人便捧瓜果干货带的甜香,到处手写的、喷绘的对联墨臭像是还未散尽,挂着的红灯笼上颜料像尚未干;加之明明市区禁烟花爆竹,可鼻息间依旧能闻到些裹着爆裂焦糊味儿的喜悦…混杂在一起,是专属人间的烟火气。
待在这样的阳光里,不自觉觉得暖,眼所能及的人和物也一样。
骆闻舟三两步跨下台阶的空当儿抬头看了眼被这带着阳光的烟火气笼着的费渡,顿时觉得周身又添一股神力,再上下十几个来回都不成个问题。
费渡坐在车里,敞着门,眼瞅着骆闻舟这第三趟跑下来:“我其实可以自己走的。”说着便去拿拐。
“铿!”
骆闻舟合上后备箱,一手抱着个箱子,又忙不迭地单手过来“提溜”瘸子费渡:“成!这趟就剩这箱橙子了,顺便儿把您捎上去得!”

嘴里说的是“顺便儿捎”
事实上,这次俩人年儿初一回骆诚穆小青这报道加进贡,大大小小的年货骆闻舟装了满满一后备箱,刚刚上下跑了三趟搬年货,擎让费渡坐在车里等着这趟“顺便儿”。
对于费渡脚受伤这件事,骆闻舟是发表过见解的——那双脚的作用一贯是聊胜于无,没有固然不大方便,有……基本也没什么大用场。
事实毋论,骆闻舟单方面将自己的见解践行的十分彻底——除了确保科学万无一失的康复运动,多余的路他没让费渡自己走过一点。

费渡拄着拐站起来,还是有些勉强,没站稳一个踉跄,骆闻舟的手像是比踉跄来的还要及时。

费渡的狭长眼尾被这春风料峭扫上了点晕染红,他抬头看了骆闻舟一眼,骆闻舟一愣,感受着手上扶着费渡的重量,心中突然有些模糊地感慨——自己这辈子折腾了三十年,也算是领了个人回家过年了。
尽管对象是自己七年来从未想过的费渡。

“走吧。妈还非说要亲自下来架你,我给拦了半天。”
很自然的一句话,这次是费渡一愣。

“你先扶好站一下,箱子这样不好拿。”等电梯的空当骆闻舟让费渡先扶着拐杖,说话功夫把装橙子的箱子掀到肩上。

“…这不是都有特贡的?你非再搬点这些?”

“哎,我爸这人,”骆闻舟扶着费渡进电梯:“为官几十年,多少得沾点官僚主义浮夸风,我这儿子回家拜年,该有的还是得有。”

“仪式?”费渡擒着笑。

“没错,就像…你看咱俩谁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这过个年节儿的还是得拉回家给爸妈瞧瞧。”

“咱俩的肉体关系…很值得宣扬?”一只拐被骆闻舟拿在手里,费渡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靠在骆闻舟身上,依然身残志坚地抬头回应。

“你个…”骆闻舟笑骂没出口,电梯“叮”的一声到了。

一进屋,费渡称呼还未出来,穆小青女士就风风火火地堵了上来:“俩人就这么上来啦!我说下去接吧,还偏不让!”
随即去扒费渡的大衣,手往费渡身上的那件单衣上一攥,转向骆闻舟数落就出了口:“傻大个人穿成这样也往外带!”
费渡早在骆父骆母前撤了那份一本正经的油腔滑调,乖乖儿地受着穆小青咋呼的关怀。
沙发上的骆诚正看骆闻舟手机上录的脸大无脖的骆一锅捕食罐头的大型猫片,此时他老人家也挤出一个和严肃外表不太搭的近乎慈祥的微笑,以一种和穆小青截然不同的方式,无声欢迎着费渡。直到也是实在受不了自己老婆不着边际的关心,招呼着费渡快来坐下。

骆闻舟这个亲生儿子自己在一边慢吞吞地脱掉外套换好鞋,觉得自己在家中的地位与和身边儿的衣架子差不离。
但他很喜欢。
这方面儿子和这对善良的父母相同,他们喜欢费渡被家的氛围包围的样子,他们觉得,能补回来点是点。

骆闻舟的目光穿过房间内温暖的光亮,穿过空气中弥漫的烟火气,软化到不行的落到费渡身上。
他看见费渡在灯光下柔软下来的轮廓。
他看见费渡听见穆小青说给他拿件骆闻舟他爸单位发的棉衣时眼里闪过的惊恐。
他看见…
他看见费渡的手在衣袖下攥紧又放开。

“先让傻大个扶你坐下,我先把这点山竹给你们剥了。”穆小青这才想起什么似的端起旁边的盆。

“妈…正好我去洗个手,我来。”

一直未停嘴的穆小青像是突然噤了声,空气间一瞬间安静。
“喵~”
除了此时视频里吃到罐头的骆一锅发出一声无欲无求的哼唧。

一切好像圆满。

穆小青她头飞快看了眼骆闻舟,眼睛已经有些发亮。她又转回去看着费渡单手拄拐单手端着果盆往厨房踱去的背影。
骆闻舟深呼吸第n次,觉得自己已经找回呼吸和舌头,他走到穆小青旁边揽过她的肩:“妈不至于吧,我都以‘妈’称呼您快三十年了,没见您感动成这样。”
红了眼眶的穆小青把他往厨房推:“你快去,跟那孩子一起。”

骆闻舟往厨房去,费渡在认真地剥着山竹,宽薄的肩膀随着力度撑起在单衣里。重心放在一只脚上站立,也不影响此人的风度,也不影响他刚刚迈出的,曾经可能会牵扯他一辈子的一步。
他真是个强大的男人,强大到骆闻舟有时候不敢靠近,靠近了就会心疼,

“师兄…哦不,我对你是不是也要改口了,老婆和娘子你喜欢哪个?”
费渡头也不回地问。
随后他感到身后一暖,骆闻舟从后面拥上他,下巴垫上他的肩膀,随后是耳边一声软绵绵一声的:“官人…”
费渡扬起嘴角。
“听听客厅里那位官僚主义浮夸风都快咳出个宫商角徵羽了,一会儿出去把那份也叫了吧。”

好。

我曾经真的不敢想,那或许也需要点时间和力气。

但既然是光,我为什么要拒绝走过去?

-End-

thx!